[9] “人”是由性器官连接起来的之5
 
类并不友好,他们要降魔。”
“没关系,天将降大任于斯魔也,必先劳其筋骨……哎,你们老是自欺欺人,被所谓传统观念操纵,信奉违背人性的东西,其实又不全信,总是偷偷摸摸。”
“所以我觉得你比我们人类磊落多了。如果我们人类真把你灭了呢?”
“木子美只是魔的一种,灭了也好,我就会再研究别的魔法,我是作为魔存在,不是作为木子美。”
“这样想就很好。你喜欢吸血鬼吗?”
“不喜欢。其实我不是什么大魔,我是跟人类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小魔。”
“恩,你很有思想。其实你的理想也是我的理想,王朔写过一句话:‘世界很小,是个家园’,我觉得啊,人就是由性器官连接起来的。”
谈了将近2小时,还是没有人来查房,而“大雄”已很小心地用沙发堵住门。
人魔对话后,“大雄”很开心,最后,他要让小木看到人类的一点真诚,所以,跟小木做了爱。
小木也接受了人类的真诚,但只是象征性地,因为她觉得“大雄”既然做就够真诚了,不用做到射精为止。她告诉“大雄”其实单纯目的的性交是不该太多聊天的。当然,这也是南北差别,因为北京男人非常能侃,包括在准备做爱的时候。“大雄”又运用他的物理学知识解释了广州和北京的差别。他说广州是Fe原子不规则排列成的铁,北京是Fe原子规则排列的磁。嘿嘿,听出来了,是变相地夸他们北京男人有吸引力。但就“大雄”和“没劲”比较而言,我更喜欢“没劲”的实干精神。
早晨7点,“大雄”要告辞了,他说:“以后我们……”我说:“其实每个男人我都存了档,存了之后,放在那里,也就不再想以后了。”他说:“有机会,我还想操你。”我说:“北京见。”然后,他又喝了一口水,跟我吻别,他问:“你们女孩子接吻时怎么都闭着眼睛,是为了节省能源吗?”我笑。“大雄”要出门了,他问:“我是不是该跳出去?”我说:“不用吧,你不是鬼。”他说:“昨晚,我看你在路上跳了几下,很开心的样子,我也希望自己能跳起来。”
E-mail:admin@8581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