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人”是由性器官连接起来的之2
 
开,放下,并让自己摊开在床上。
我看着桌上的蒙牛纯牛奶,想到了新的尝试。于是打开包装,狠狠吸了一口,含着,然后趴到他的身体下面,含着,让他的阳具泡个牛奶浴,显然,牛奶的质感和冷度带给他新的刺激,他哼哼叫着,即使有点疲惫,“虽然不是很硬,但很舒服。从没有这样过。”他说,算是对我的解释。我离开他的阳具,口中的牛奶咽了下去。然后,再来点热的什么?他说那里有白开水。对,桌上还有白开水,倒了杯里,烫的,小心地含了一小口,又对着他的阳具含下去,“啊!”他又叫出声来。我把牛奶和白开水并排在床上,为他冷热交替着,可怜的他像在透支快感了,欲仙欲死的境界也许就是如此。
但,我也不想过度,不想太折磨他。所以,把冷的和热的都推开,像最初那样偎在他的怀里。爱是做出来的,忽然觉得。如果在性交时无比相爱,算不算也是种爱情?比之虚无缥缈,它看得见、摸得着,享受得到。
他抱着我时,我有些甜美了,虽然进入房间时,不过为了操,为了泄欲,赤裸裸的欲。他说,他喜欢做爱,他喜欢做被需要的人,女朋友每周需要他两次,情人(一个有夫之妇)每两周需要他一次,有时他也被自己需要一下,比如早上,他看着NBA球赛,忽然勃起,他就手淫了,“NBA也能让你勃起?”我笑问。“是啊,挺奇怪的,可能起床后有点郁闷吧。”他解释。而情人之前的情人(一个生于80年的小女孩),在去爱尔兰念书前,他们一起去阳朔连续做了20天爱,“整整20天,每天一到两次,以至回到广州后,一听到‘做爱’2字就发抖,跟女朋友也整整一个月没做爱。”他简单地讲了讲故事,在过渡身体时。“你跟她很像。”他又补充了一句。那个她是指小女孩。
说话时,他的手仍在爱抚着我。他是喜欢我的。不管我以他的小女孩还是以我自己的形式出现在他的电影般的故事里。我喜欢虚幻。我的下面一直湿漉漉。他的阳具又充血了,硬了。他跪在我叉开的双腿前,捏着自己的阴茎,轻轻敲打那汪水,他仔细看着,像孩子在雨天对着地上的水洼发呆,我什么也看不见,除了他的表情,我问:“你能描述一下你看见的吗?”“有水声。”他回答的是听觉。我们静静听着那水声,像特别单纯的音乐,听着,好像身体都不存在了。破旧的房间很安静。
他潜到水洼里去了,像纵身一跳,进了深渊。一直进到看不见任何身体连接部分,他紧紧抱着我,说:“你是无底洞。”他又说:“我们是连体。”同样,没有剧烈的抽送,他又把手指插进我的屁眼,我有点不习惯,有紧迫感,当空洞都被堵上时,是不是就这样。而他的手指,是否能感觉到隔着薄薄肉壁的他自己的阴茎,是什么感觉,有形状吗?我舔湿自己的手指,伸向他的屁眼,他微笑点点头,好像在说:“对,先舔湿。”我的手指插了进去,沿着紧绷而柔嫩的门道,慢慢深入,然后似乎抵到什么了,假如,男人也有“G”点,他兴奋得有点颤抖,又一个堵洞上了,男同性恋也应该很美的。
一切快到高峰了,他抽出来,戴上套套,“我要射了。”然后,他第一次剧烈地抽送,我和他一起叫喊着。然后,排山倒海。仍停留在里面,我们接吻。“很久没有这样爽了。”他说。“我们好像在一起很久了。”他又说。然后,他看看时间,18:40,我们几乎没有浪费时间。这时,有人敲门,来催退房了。“收到。”他应了声。门还在敲,他只好走到门边,跟服务员说知道了,很快收拾就走。但他没有马上收拾,趴在我的背上,隔着白色被单,“忘了这个姿势了。”他说。“下次再补吧。”我说。他还是很依恋地趴在上面。所以退房时,被告超过10分钟,要补足1小时的房费。
2003-11-3“人”是由性器官连接起来的(3)
19:00-21:00 兽交
按原来的程序,退完房就该分手了。但我们可能真有些要好了,以至一起去解决晚餐。XX大厦旁边就是石牌东路。天色已晚,他戴上粉红色太阳镜。“你好怪啊。”“怕被熟人看见嘛。”他自嘲。我心情颇好,因为他走在路上晃晃悠悠,像个混混,我也像。“你是小流氓,我是大流氓,我们一起在石牌东流氓。”他把手搭在我肩上,透过太阳镜和夜色看看我,特别短暂的幸福。
一路扫过去,最后进了山天野山菌超市餐厅。点了一堆肉和一堆菌下火锅。说了些无聊有趣的话。我问他为什么忽硬忽软,他说他的阴茎碰到什么人就像什么人,因为我比较神经质,所以他的阴茎也就神经质。嘿嘿,我喜欢他说话的逻辑。对了,上个月他还说过在家研究厨艺,我问他研究得如何。他说他所谓的厨艺,其实是把鲜榨各种蔬菜汁,然后品尝。味道最正常的是黄瓜和西红柿汁,味道最怪的是芹菜汁,他喝了一大杯,滑滑的,到了肚子里就后悔了,因为特别想吐,吃了大堆品客薯片和鱿鱼丝,又努力盯着电视看NBA,才缓过劲来,恩,我几乎能想像他当时自作自受的样子。他还榨过洋葱汁,据说老外喝它壮阳,但他鼓了半天勇气都没敢喝,因为味道太刺鼻了,哦,他还榨过鲜笋汁,喝了一大杯还没想明白是什么味道。说完厨艺,又说到他最近关注的NBA,他很得意,以前老是输给凶猛的小孩子,而通过NBA战术研究,他带领球友突飞猛进,现在所向无敌。他有太多可好奇的了,也许,每天他的女朋友上班后,他就在家乱搞一通,如果我和他一起,不是变成艺术家就是疯子。而跟疯子般的人生活,几乎是我的一个理想。他比我更彻底,他比我更娱乐。最好玩的一节对话:
我问:“中国禁止兽交,你知道啊,如果真要你选择一种动物与之性交,你会选什么?”
他说:“随便什么动物。”
我说:“不行,你得说具体的一种,比如猫啊、狗啊、狐狸啊,总之是动物,不是人哦。”
他看着我,努力地想了想,说:“就像你这样的。”

2003-11-3“人”是由性器官连接起来的(4)
21:30-23:30 舌头
吃完野山菌和肉,买完单,他的身上的钱所剩无多了。我替他心疼起他那超时而支付的50元。他的反应:“其实付完50块,我们还可以在房里呆多50分钟,还可以做爱啊。”追悔的表情。
然后,他要去碟瓦看舌头的演出了
E-mail:admin@8581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