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纯洁的莫斯科万岁
 
当第一枚青苹果从枝头惊落
  维持贞操的生活就开始了
  母亲谆谆教导
  一个女孩应当像保卫莫斯科一样
  保卫自己的首都
  初夜不是一个适宜怀孕的季节
  红的玫瑰干晾在通心玻璃瓶里
  黄的就漂在并不美丽的湖面
  如一具等待腐烂的尸体
  还能坚持什么
  不穿礼服的绅士像个掘墓人
  如云的裙裾飘曳在暧昧的灯光下
  诗人烧光手稿在雪外取暖
  流浪画家喝下最后一杯假酒差点儿死去
  酒吧里煽情的歌又让我恰如其分流泪
  啤酒只倒一半就一饮而尽了
  太阳照进来时
  我衣衫不整躺在床上
  生病的右眼望见黑漆漆的木板上写着:
“我上路了,纯洁的莫斯科万岁!”
E-mail:admin@8581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