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的第一篇访问性小说:他慰之2
 
说s先生的眼睛像猫眼,他为此把家里那只从不洗澡带着鱼腥味的猫抓来仔细打量过。“听说你每次与y先生通电话都要问起我,我跟y先生说有机会见到一定坦诚相告,y先生支持。”触触补充。
2003-11-8 我的第一篇访问性小说:他慰(4)
没错,触触与y先生躺在床上时,像回忆外婆家往事那样聊着,触触说y先生是个敬业的陪睡男人,y先生说:“我还陪嫖呢!”问他陪谁,答案是s先生。
“夜深了,我和s先生出去散步,走着走着,他带我拐进一条小巷。”y先生在床上搂着触触,写小说般描述陪嫖经历。“我有些纳闷,就问这里住着你的亲戚吗?s先生说小巷里到处是亲戚,说完就进了间发廊。他让我在下面等,然后找了姿色尚好的亲戚到楼上去。约摸十来二十分钟,s先生一个人下来了,我问:‘这么快就完了。’s先生居然脸红了一下,没有作答,拉我离开了亲戚家。”
“你真可爱,跟你在床上的感觉真好。”触触笑起来,24小时之前,y先生第一次与触触交谈,目的是完成一个采访。
“你好,我想知道卡通是什么?”y先生在见面的那个书吧里向触触提问。
“卡通……卡通就是我!”触触不擅长做名词解释,高中政治课本上一个简单的概念棗市场经济,她背20遍也记不住,上了大学仍用非逻辑思维考虑哲学问题,记忆经常性中断。
“描述一下你在夜里会想到什么吧!”y先生只能将问题的难度下降,冒着采访泡汤的危险。
“寂寞,往事,寒冷,流浪,男人,烟,酒,烛光,disco,吧,床,哭泣,颓废,音乐,童年,梦,喜欢,爱,雨,风,门,窗,明天,夜……”触触把冗长分割成简短,窦唯式的表达很适合她凌乱的情绪。
“你的爱好是什么?”触触不等y先生整理她的答案,率先抢到发言权。
“三陪。陪喝,自己滴酒不沾;陪赌,输了可以从我这里拿钱;陪嫖,有足够的耐心让朋友安心。”y先生已成功地完成角色转变,在离开书吧后,他发展了第四大特长棗陪睡,同时,完整地体验到了卡通是什么。
“爱是什么?”触触感觉着y先生的手在她身体上游走,从头发、脖子、乳房、腰、臀到大腿,带着s极对视n极的性能,每个敏感部位,触触会颤动一下,这是快感。
“我爱无能。”y先生喜欢用病状形容自己的感情。
“又是一个伤心过度的男人。”触触看着这个年龄只是稍长于自己的男人,齐肩碎发在半明半昧的夜里覆着半只眼睛,白皙的脸分明还有些稚气,身上的皮肤光滑无比,不像那些沉湎于烟酒,夜以继日地玩和工作而破坏了皮肤健康,粗糙无比的男人。他的伤心不外乎又是在初恋时如何死去活来,信誓旦旦,并且占有了天真善良的女友,以为她永远会听话地依傍着他逐渐宽厚的肩,直到天边。然后,因为自己的某些挫折或生活时空的隔离,使心爱的女友成了别人的新娘,新郎是个并不比自己优秀的家伙,为此,他弃爱一生。
2003-11-8 我的第一篇访问性小说:他慰(5)
“我已经不需要爱了。”触触在g先生的床上听过同样的话,不同的是,说这话时,y先生的身体下面还勃起着,而g先生是柔软的,彻底阳痿的。
在此之前,触触留意了g先生整整一个月,在g先生唱歌的吧里,客人的数量与天气温度成反比,但基本不影响触触的狩猎,总有些男人自愿撞到枪口上来。衣领袖口散发着古龙香水味道的,坐下来一言不发,半晌吐出“你跟我走”四个字的,无一例外希望触触能像个容器在一夜激情中盛放在他身体内部时刻想溢出的精液,结果无一例外在亲吻,抚摸,使触触获得充分快感后被狠狠拒绝,覆水难收只能自慰。
触触的他慰主义唯一一次失败是在g先生床上,为此,她觉得g先生是个具有宝贵品质的男人,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去爱g先生。她曾经眼神幽幽地与另一位女孩坐在酒吧外的排椅上。
“你喜欢g先生什么,他的歌唱得好?”
“不,他阳痿。”
触触每次在先生们的床上都要讲述g先生的故事,泪水涟涟地伏在他们的臂弯里。
那晚,是g先生的生日,客人几乎是他的朋友,善良的人们,触触的狩猎颗粒无收,等g先生唱完:“祝我生日快乐!”触触带着倦意准备离去。一个客人,g先生的朋友把她叫住。
“听说你总是一个来这里看书,以后就跟我们坐吧。”一个胖子,络腮胡子,对正在买单的触触说。
一圈人玩起了数字游戏,聪明的,迟钝的,全在眼底。也许总有一个人能成为今晚的猎物,g先生看起来有点醉。触触看着坐在对面的他,脸白,笑起来不太积极,不笑时目光平静,没有丝毫欲望,犯错率在聪明的和迟钝的之间,他旁边的长发男孩比他笨,比他醉,笑起来比他邪气。
1:2,1小时后,触触面前只坐着两个男人了,很顺利地,她被邀请和他们玩通宵。并且到了另一个堆满老外的吧。两个男人在说嫖妓,在此之前,g先生跟触触谈写作,说喜欢阿城的文章。
“就是不会嫖,嫖了给钱吧,对不起人家,不给钱吧,更对不起人家,根本原因还是自己不行,阳痿。”g先生对鼓吹嫖妓的胖子作出反应。不嫖的男人算不算男人呢?触触在烟雾缭绕的吧里开始思考这个范畴问题。
2003-11-8 我的第一篇访问性小说:他慰(6)
从n先生的床上起来时,已是早晨8点,触触收拾一下准备回去。n先生掏出钱包。
“你拿点钱去用吧,不是今天得陪同学玩吗?”n先生很自觉地把手指伸进钱包里,一个嫖客的手势。
“为什么?那是我的同学。”触触诧异地望着长得有些像林彪,只因同是湖北黄冈人的n先生,12小时前,他与触触第一次约会,说自己30多岁了,还没有成功恋爱过,整个整个夜晚闷在办公室看书,下个月将出一本诗集,触触以为n先生连女人都没碰过;8小时前,n先生很迅速地又很拘束地拉了一下触触的手,不久就渗出了汗,触触以为那是n先生极度紧张;6小时前至不久前,n先生用极熟练的手法让触触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这是最舒服的一次他慰。一周后,触触与n先生断绝了来往;2个月后,触触从别人处听说,n先生很早以前就是个有名的嫖客,出差5天可以嫖5个女人然后悉数报销。
2003-11
E-mail:admin@85815.com